解決房屋問題 關鍵不在郊野公園 | WWF Hong Kong

解決房屋問題 關鍵不在郊野公園

發表日期
14 June 2017


香港正面對嚴峻的房屋問題,無疑是現時社會廣泛的共識。我們了解亦明白到,數以萬計正苦候公屋單位或支付高昂租金,卻只換來住在納米單位市民的心情。他們無非都是希望能無憂無慮地,讓家人和自己生活在一處安全、舒適的居所。政府理應以數據和事實來妥善應對問題。
 
但在面對市民「捱劏房」和住貴樓的難題下,為何偏偏有些人,對在有更接近市鎮及集體運輸系統的土地視而不見,非要擺出一副發展郊野公園不可的姿態?
 
政府和部分親政府人士對於發展郊野公園及填海的理據陳腔濫調,只懂強調香港可用土地嚴重不足;又批評現時四成土地被劃分為郊野公園,遠遠超過只得二成四的已發展用地;又指香港急需新土地……相同觀點不斷重覆,最終他們得出的結論就是,要解決土地問題就只好填海或向郊野公園下手。政府和相關支持者是時候思考還有那些更具成效的方法。事實上,香港可發展土地的數量是足夠的,但一切都視乎政府有沒有勇氣收回棕地發展。
 
元朗多廢櫃場倉庫
 
若你從元朗走到流浮山或由落馬洲去文錦渡,沿途不難發現大量的貨櫃場、露天倉庫和空置囤地。即使身處市區,也有不少空置校舍、舊倉庫和其他荒廢建築物。試問這些是否有效地和合理地使用香港珍貴的土地資源?
 
首先,按政府推算,至二○四九年香港家庭住戶只會增加四十八萬多戶。解決房屋問題是現屆政府的「重中之重」,未來將可提供超過六十萬個單位,若與四十八萬住戶相比,足足多兩成半。根據政府數據,香港人口將在二○四三年後開始下降。因此,我們不得不質疑早前團結香港基金會的建議:到底香港是否真的需要更多大型填海,以提供四千公頃的土地呢?
 
政府是怎樣的心態?
 
另外,發展郊野公園或填海前都需要進行仔細規劃、環境評估和其他程序,工程亦涉及複雜的技術,它們定比在棕地上建屋更花時間,因為棕地本身或附近已有基本設施應付建築需求。因此,WWF和其他關注團體,不能認同發展郊野公園或填海是解決我們正面對的住屋問題。
 
即使政府是出於公眾利益,邀請房協以大欖和水泉澳作試點,研究發展郊野公園邊陲。但為甚麼在有其他更好的可行辦法下,政府不選擇即時發展更便捷的地點,反而要一意孤行,着手展開研究發展郊野公園工作?我們想要一個答案,究竟政府是以一個怎樣的心態,選擇發展郊野
公園而非棕地優先?
 
提供資料建設性討論
 
開墾大自然將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香港的山野、樹林、河溪和海洋是令香港成為一個獨特和宜居之處。這些免費的天然資源為社會提供乾淨的水源、清新的空氣和優質的戶外優憩空間。只要加大海洋保育的力度,我們的海洋系統便能支持一個興盛的漁業,養活漁民及他們的家庭,並為香港巿民提供新鮮的海產。不過,一旦填平大海,這些將會永遠消失。
 
可持續發展是最近政府發表《香港2030+:跨越香港2030年的規劃遠景與策略》的總體目標。正如二○一五年聯合國可持續發展高峰會議提出,保護海洋和陸上自然環境是達成目標的關鍵。我們希望政府能夠在周詳考慮所有實際的辦法後,才推出一個能減少社會矛盾的發展策略。由於土地資料不夠公開透明,過去社會不能客觀、全面地參與有關土地和房屋供應的政策討論。政府應主動搜集和整理相關資料,並提供予公眾,使社會能參與建設性的討論,找出有效方法。既然提供可負擔的房屋是確實而清晰的目標,為何一個合理、能讓人類與大自然共融的發展政策遲遲都未能夠落實呢?
 
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
濕地保育總監
劉惠寧博士
 
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
Chief Content Officer
Douglas Anderson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2017613
香港房屋
© leungchopan/Shutterstoc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