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星追蹤研究揭示香港野鴨萬里長征過程 | WWF Hong Kong

衛星追蹤研究揭示香港野鴨萬里長征過程

發表日期
31 December 2010


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過去兩年與多個機構合作,利用衛星追蹤系統監察兩個野鴨品種的遷徙情況,希望從中了解野鴨從香港米埔自然保護區往返北方繁殖地的遷徒過程。在剛過去的聖誕假期,「參與」是項計劃的一隻野鴨返港,是本港首個候鳥完整遷徙路線的記錄 。

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聯同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亞洲生態環境顧問有限公司(AEC)及美國地質調查局(USGS),在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 (FAO)撥款資助下,於2008年12月展開「野鴨衛星追蹤計劃」。計劃分別於2008(第一階段)年及2009年的12月(第二階段),在米埔自然保護區為共47隻野鴨裝上衛星追蹤器,以研究野鴨季節性遷徒的情況,及候鳥在傳播雀鳥疾病(包括禽流感)所擔當的角色。

第二階段的23隻野鴨中,編號91268的成年雌性針尾鴨是計劃首名「凱旋歸來」的「參加者」。她於今年2月飛離米埔,花了5個月的時間飛抵北極圈,途中曾於多個地方(包括黃海區域及中國黑龍江省)停留休息,抵達俄羅斯西伯利亞後在當地停留3個月,估計是進行繁殖,至9月下旬,她以每小時50公里的速度往南飛,曾在俄羅斯東部及日本停留,終在12月中到達廣東。及後隨一股寒流再南下,最後趕及在聖誕前飛抵米埔,總飛行距離超過10,000公里。

可惜,並非所有野鴨都能完成遷徙,現時47個衛星追蹤器只剩下2個繼續發出訊號。研究人員相信,部分追蹤器可能發生機件故障,部分或在候鳥飛行途中自行脫落,亦有資料顯示當中少數野鴨可能在中國及東俄遭射殺。除了這隻已回港的針尾鴨外,另一個訊號顯示,一隻成年雄性赤頸鴨現停留於北韓邊境。

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米埔保育區經理施百納表示:「這計劃取得重大成功,其結果遠遠超出我們所預期。香港野鴨的遷徒路程非常長,因此十分依賴內陸及沿海的濕地生境,當中以黃海一帶最為重要,突顯出保育完整濕地網絡對候鳥完成遷徒的重要性。」

研究所得數據顯示,超過80%的野鴨都會在黃海停留休息。可是,中國及南韓近20年的人口增長及經濟發展迅速,嚴重破壞黃海一帶的濕地。沿岸的填海工程令澗帶濕地大量消失,嚴重影響遷徙水鳥的生態,更有部分候鳥因而面臨絕種的威脅。

施百納續說:「世界自然基金會為了支援水鳥保育,在東亞─澳大拉西亞飛行航道進行了一系列的保育計劃。這項野鴨衛星追蹤計劃為我們提供了寶貴的資料,方便將保育資源分配得宜。」

候鳥遷徙路線沿途的濕地正不斷消失,米埔及內后海灣的保育工作因此更顯重要。這片被列為拉姆薩爾濕地位處於東亞─澳大拉西亞飛行航道的中心,航道為5,000萬隻來自超過250個不同族群的遷徒水鳥使用,而米埔及內后海灣定期扶養19種全球受脅濕地鳥類品種,及超過60,000隻候鳥在此過冬。世界自然基金會自1984年起接手管理拉姆薩爾濕地的主要部分──米埔自然保護區,致力確保候鳥有一個安全的地方覓食及棲息。今年冬天早期,米埔自然保護區更吸引新品種的野雁來港停留。

第二階段其他有趣的研究數據:
- 香港赤頸鴨最長的北遷路線紀錄:超過4,600公里 (95362)。
- 2隻赤頸鴨(91242及91244,皆為雄鴨)於5月上旬一同遷飛,雙雙於阿穆爾河河口渡夏。其中一隻所配戴的追蹤器仍然發出訊號,及已向南飛到北韓黃海水域,並在該處逗留超過一個月。
- 2隻針尾鴨於2小時內,以平均每小時超過100公里的速度行。其中一隻更於兩小時內飛行228公里的距離(平均時速114公里)。
- 部分鴨經內陸濕地遷移,部分則沿岸飛行。

更多有關第一階段的研究結果及計劃內容,可參考本網站:wwf.org.hk/whatwedo/conservation/wetlands/flyway/

註:[1]這隻野鴨於12月24日早上10時被米埔保護區的同事發現,及後衛星追縱系統顯示野鴨實際上於12月22日到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