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森林‧我們的未來 | WWF Hong Kong

我們的森林‧我們的未來



發表日期 15 December 2010
about life winter 2010
© Michel Roggo/wwf

聯合國大會宣布2011為「國際森林年」,目的是要提升對地球上各類森林的可持續管理、保育、以及人們對森林的可持續發展意識。儘管香港有不少鄉郊及郊野公園,我們仍難以將香港的都市面貌與青葱翠綠的森林聯繫在一起。森林和我們的城市到底有什麼關係?首先,要知道每個有用大豆、棕櫚油和紙張產品的人──那幾乎是指每個香港人──都有可能促成地球森林資源的消耗。

森林幷非只是一塊長滿樹木的土地。它是一個複雜的生態系統,孕育著無數微生物、豐富及罕有的植物群和動物群,包括人類。根據聯合國的數據,森林覆蓋著全球約31%的總土地面積,占陸地生物多樣性的80%,估計是全球約三億人口的栖身之所。

每年,全球有1,300萬公頃的森林因砍伐活動而遭到破壞,估計每日約有100個物種因而消失(其中還有很多是從未被發現的物種)。砍伐活動不單影響到直接依賴森林為生的人類和物種,更會影響其他社區和別處的生態系統。舉例說,砍伐森林是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的第三大來源,加劇氣候變化。大量樹木的消失中斷了水循環,加速土壤侵蝕。全球有超過十六億人在森林從事小規模耕作、狩獵、采集和其他種植活動,森林砍伐同樣擾亂了他們的生活。

巴西擁有全球最大的熱帶雨林,亞馬遜雨林的大部分面積都位處其境內。過去50年間,有17%(約69萬7千平方公里) 的生物群系從那裡消失。剛果盆地擁有全球覆源第二大的熱帶雨林,但狩獵大象、靈長類動物等作「野味」的猖獗行爲,導致生物多樣性大幅减少。國內的衝突,加上中國、歐洲和美國等地對木材產品的持續需求,令保育剛果盆地難以進行。在1990至2000年,非洲中部約有91萬平方公里,等於超過94,000足球場面積的森林消失。

距離赤道更遠的俄羅斯是全球最大的國家,國內森林佔全球森林總面積的五分之一,供應木材到歐洲和中國。非法和不負責任的砍伐活動,令這個國家的森林承受壓力。

離我們較近的印尼,擁有部分地球上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低地雨林。可悲的是,這個全球最大的棕櫚油生産國,亦有著森林砍伐的最高速率。估計當地約有一半的熱帶雨林已經消失。

不同的社會和經濟因素致使砍伐森林的問題在全球持續,農業發展是主因之一。但我們還有希望:多項國際措施正同時實行去緩解這個問題。我們須以更符合可持續原則的方式生活,幷珍惜森林所帶來的一切。森林管理委員會 (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 FSC)的高保護價值森林 (High Conservation Value Forests, HCVFs)就是其中一項措施。加拿大的森林覆蓋率達45%,獲林業管理委員會認證的森林面積爲全球之首。加拿大的例子足以證明,只要有合適的策略和專業知識,令森林復原絕非天方夜譚。
---------------------------------------------------------------------------------------------------------
中國:推行森林保育工作
中國的森林是全球最具生物多樣性的溫帶森林,擁有超過2,800種樹木品種及不同種類的罕有和受威脅動物,如大熊猫、金絲猴,雪豹和朱鹮等。中國的森林同樣為其農業人口提供達40%的燃料。它在保護國家的低漥流域村莊,以及維持集約農業的灌溉系統上,擔演了重要角色。基於這些因素,中國被認為是「世界上最依賴森林的文明」。

中國作爲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系,伴隨著急速經濟發展而出現的活動,如伐木及清理土地作農業用途等,都造成了砍伐森林的問題。

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的木材進口國。自1998年政府禁止在17個省份的天然森林進行商業伐木後,中國的木材進口量由禁令前的400萬立方米,上升至2000年的近1,500萬立方米。除了加速對東南亞和西伯利亞森林的破壞外,同時亦可能增加中國由其他國家進口非法木材的風險。

好消息是中國正積極解決這個問題。世界自然基金會中國分會森林項目總監韓崢稱:「普遍而言,中國的森林保護比很多其他國家進行得要好。」韓博士相信中國政府能更積極解決森林問題,只要他們抱持開放態度,歡迎非政府組織提供建議。

世界自然基金會中國分會的森林計劃再過去十年成績斐然。1999年,世界自然基金會將木材認證的概念帶到中國。目前有四個已獲認證森林和超過90間木材處理公司在林業管理委員會的計劃下運作。世界自然基金會同樣致力修復地界上物種最豐饒的溫帶雨林—岷山。

截至2008年,由世界自然基金會全球森林貿易網絡 (Global Forest & Trade Network, GFTN) 的中國分支會員所擁有,並經林業管理委員會認證的森林共超過100萬公頃。全球森林貿易網絡由世界自然基金會所建立,目的是遏止非法採伐森林,並更妥善管理珍貴和受威脅的森林。

即使如此,韓博士指中國對可持續木材製品的市場需求仍然偏低,反映公衆缺乏可持續森林管理和使用的意識。中國森林保育的路途雖然漫長,前景卻甚為樂觀。2010年十月舉行的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會議上,中國政府宣布了一個被譽爲是「當代最具野心」的保育計劃。行動計劃的目標是在2020年前控制生物多樣性的流失,並劃定35個優先保護區,占全國面積達23%。韓博士說:「計劃的實施需要多個部門的合作和支持,有時難免要作出妥協。但這標誌著中國政府十分重視生物多樣性,這對世界自然基金會等非政府組織以及其他環保團體來說都是好消息。」

熊貓大使
新上任的熊貓大使分享保育這種可愛動物的經驗,以及保護其生境地的重要性。

世界自然基金會澳洲分會「地球一小時2009」項目經理Jennifer Croes(花名Jungle Jenn) 最近被委任為熊貓大使Pambassador。作為環保人士,她在四川省的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瞭解熊猫的行爲、繁殖和保育。世界自然基金會中國分會是這次計劃的技術顧問,目的是提高對國內的熊貓保育意識。

作爲中國國寶,大熊猫在政治、經濟和外交關係上都擔演著獨特的角色。對上一次錄得的野生熊貓數目約為1,600隻,其中超過80%在四川省出沒。牠們的生境地因持續的人口增長和氣候變化而逐漸消失。砍伐樹木和竹林作農業用途、收割竹子,基建和旅遊活動等,都令情況變壞。

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自1987年成立,致力改善圈養熊猫的數目和進行野生大熊猫研究。研究基地由最初只有六隻野外大熊猫,到現在有逾97隻大熊貓。熊貓大使的角色讓Jennifer能近距離觀察熊貓。她希望有朝一日這些稀有動物可以重返牠們的自然生境地,增加野外熊貓的數目。除了清潔籠子、準備熊猫食物,觀察大熊猫行爲及接待參觀游客等日常工作外,Jennifer更參與世界自然基金會中國分會的實地考察,瞭解真正的熊猫生境地。這位熊猫大使指出:「只專注于物種保護幷不能真正解决問題。在保護生物多樣性的議題上,我們需要進一步擴闊視野。保護生境地和以社區為本的保育,能絕令改變發生;我們不能只單單保護大熊貓,還有棲息於同一生境地的動物群和植物群──金絲猴、小熊貓、麝香鹿、扭角羚、雉等,這些受威脅動物全都需要好好保育。」

--------------------------------------------------------------------------------------------------
香港:一個亞熱帶雨林?
我們的森林去了哪裏?
一個比較鮮為人知的故事─在香港未有人居住時,它主要被亞熱帶雨林所覆蓋。正如世界許多森林一樣,它亦受到人類活動的影響。翻查歷史資料,砍伐森林的活動早於元朝(公元1206-1368年便出現,當時馬鞍山的上坡被用以種植茶葉。在18世紀初客家部落于新界一帶定居,森林砍伐的活動暫時得到緩和。在1840年代,香港島經常被外國遊客形容為荒禿之地,但其實,在跑馬地、香港仔和大潭篤均可以找到三個延綿甚廣的森林。儘管當時已有計劃減少伐木,這個當時新建立的殖民地仍受到大規模的生態破壞。

至1900年初,事情開始有轉機。1938年,政府倡導的種植計劃令香港島70%的土地被植坡覆蓋,而新界亦出現大規模的種植計劃。

可惜的是,幾十年的山林管理工作在日治時期(1941-1945)化爲烏有,只得村莊的風水林被保存下來,其他於新界的樹林幾乎完全被破壞。在1950年代,香港有大批中國大陸移民湧入,以及前所未有的住宅和工業發展。很多村民捨弃了房子,搬到市區居住。到70年代,農業用地被棄置,卻永遠無法復原,因為它們都被用作商業和住宅用途。不斷的造林計劃亦無法令香港的森林面積回復到戰前的水平。

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環境保護經理(陸地保育)梁士倫博士指出,香港現時的森林面積大致可分爲三個主要類別。第一種是人工林,即同一品種的樹木被栽種於水庫周圍的位置,以防止水土流失。第二種是次生林,是前者消失後自然復原的結果。最後一種是風水林。在新界一帶的風水林往往較另外兩種森林擁有較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城門郊野公園內的城門風水林自17世紀已開始存在,擁有76種不同的植物品種。

雖然我們的郊區擁有獨特的生態價值,卻因城市的急速發展而岌岌可危。
 

about life winter 2010
© Michel Roggo/wwf Enlarge
about life winter 2010
© John Mackinnon/WWF Enlarge
about life winter 2010
© WWF-Hong Kong Enlar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