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七宗罪



發表日期 11 March 2008   |  
新七宗罪
© 新七宗罪
在蟑螂橫行的骯亂公寓,痴肥男子的頭顱埋在意粉堆,兩名警員追查下發現,原來是兇手強迫死者狂吞下意粉後,再把他殺害。不錯,這正是電影七宗罪的橋段。導演大衛芬奇在電影中,以天主教的「七宗罪」(Seven Deadly Sins)為軸,貫穿一系列兇案,教觀眾無不看得驚心動魄。 

六世紀末,天主教廷格列高里教皇,提出七項令信徒背離上帝的罪宗,依次為傲慢、妒忌、暴怒,傷悲、貪婪、貪食、色欲。可是,梵蒂岡認為,面對無從逆轉的全球化過程,七宗罪必須與時並進,於是領導梵蒂岡主要法庭之一聖赦院的吉羅蒂大主教,日前在梵蒂岡報章《羅馬觀察報》提出新七宗罪:污染環境、基因改造、斂財無度、令人貧困、販賣吸毒、人體實驗、社會不公。吉羅蒂主教稱,原有七宗罪的重點在於個人,新七宗罪在於社會

那麼,香港的天主教徒對於新增的七宗罪,又有甚麼看法呢?在某跨國資訊科技公司任職,廿三歲的Alfred認為,梵蒂岡提出的新七宗罪「值得受人關注」。

他解釋,犯下原有的七宗罪,對很多人而言已成為等閒事。他當然不認為這些罪宗「無傷大雅」,但時代在這些罪宗的影響下演進,世界總算尚未崩潰。

但新七宗罪卻不一樣,污染環境、基因改造、社會不公等,規模大得多,而且速度往往來得極快。很多時世人尚未得出一套有效的管理機制時,好些轉變經已無從逆轉。譬如人為的全球暖化。又譬如基因改造,在政府尚未制訂出相應管制措施前,有關產品經已賣得成行成市,但誰都難以保證基因改造過的物種,不會帶來生態災難。

而更重要的一點,新七宗罪有別於原有的,全都並非個人問題,而是在世界各地均極為普遍。譬如污染環境,全球發達國家不斷排出溫室氣體時,發展中地區也在破壞熱帶雨林,當然其中有著千絲萬縷的因果關係。然而,雖然新七宗罪規模大,卻同時可從個人做起,簡單如回收廢紙、減少印刷、關上電燈等,全都能夠令大家停止犯下其中的罪宗,而這些看似細微,卻富有重大意義的個人行動,卻往往最受人忽略。

至於電子公司主席陳先生就表示,既然梵蒂岡提出新七宗罪,作為天主教徒就應當遵守。他早已為辦公室的空調設備制定溫度下限,並使用雙面影印等,減少耗用能源。他又表示,在未來會採取更多措施,避免犯下包括污染環境在內的新七宗罪。

無可否認,天主教廷提出合乎世界潮流的新七宗罪,當中自有利益得失的考慮。愈來愈少人到教堂懺悔,是教廷提出新七宗罪的原因之一。但同樣必須承認的是,新七宗罪比原有的影響更深遠,破壞力也更強。而且有別於原有的,很多時我們從不會意識到自己犯下了這些罪宗。而這些,也正是為甚麼教廷要提出新七宗罪的原因,因為在時代轉變下,我們根本未曾覺查,自己在不知不覺間正集體地做著同樣的事情——消耗這脆弱的地球。但願在教廷號召下,教徒也好;非教徒也罷,都會對這些影響深遠的罪宗有所警惕。
新七宗罪
© 新七宗罪 Enlarge

回應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