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亞洲遷徙水鳥



發表日期 08 August 2013
白腰杓鷸(攝於米埔)
© Neil Fifer
全球遷徙水鳥數目不斷減少,正響起警號。

每年估計約有五百億隻雀鳥,約佔全球10,000個鳥類品種約19%,或為尋找有食物和溫暖的地方,或為回歸繁殖地繁衍下一代,遷飛至地球另一端。這趟令人無法想像的旅程可謂地球上最偉大的自然奇觀之一。

這些世世代代踏上奇妙遷徙旅途的鳥類,如今數目急劇減少。這個情況在人口稠密的東亞地區尤其嚴重。該地區是東亞—澳大拉西亞飛行航道(EAAF)的主要組成部分,同時亦是全球45%人類的居所。

東亞—澳大拉西亞飛行航道的遷徙水鳥數目持續下滑,部分更成為世上最受威脅的物種。根據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2011年發表的報告,此航道水鳥數目減少的速度是全球所有生態系統中最快的。

約33種使用該飛行航道的水鳥正瀕臨絕種,很多物種的數量亦以每年5至9%的速度減少。勺嘴鷸(Spoon-billed sandpiper)的數目更每年減少達26%,估計該品種在10年內便會滅絕。

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環境保護經理(濕地項目)施百納早前在美國阿拉斯加出席東亞—澳大拉西亞飛行航道夥伴計劃的會議,與其他專家討論飛行航道上的遷徙水鳥令人憂心的處境,當中包括青頭潛鴨,這種水鳥曾常見於亞洲且分布廣泛,但如今被列為極度瀕危。

1900年代初,遷徙途經中國的青頭潛鴨數量屬於「極多」。在其核心過冬地孟加拉、緬甸、泰國等,可以發現數以百隻計的青頭潛鴨。可是,牠的數量在20世紀不斷減少,近幾年更是直線下降,2012年的評估指全球只剩下不足1,000隻,2012至13年度在中國進行的實地監測只發現45隻。青頭潛鴨數量驟降的原因仍然未明,是次會議得出結論是牠正處於絕種邊緣。

每個物種的情況各有不同,科學家雖未能精確解釋青頭潛鴨數量大幅減少的原因。不過,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的報告清楚指出:「漁業和生態系統為人類提供的服務逐漸崩潰,生態災難不斷增加,人的生計最終受到影響。」

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生境管理及監察經理柯祖毅表示,遷徙水鳥面對的最大威脅是東亞—澳大拉西亞飛行航道的遷徙中途站消失或遭受破壞。

他說:「雀鳥依賴多個不同地方作中途站。一隻雀鳥可能只在每個中途站短暫停留數天,但任何一個中途站消失,都可令雀鳥無法完成遷徙旅程。」

在東亞地區,遷徙水鳥的中途站大多由潮間帶濕地組成。這些豐富多樣的生態系統是絕佳的歇息地,為遷徙水鳥提供豐足的食物,讓牠們補充體力,為接下來的旅程作好準備。

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的報告指出,1980年至今,中國內地失去51%濕地,日本則少了40%,韓國亦少了60%,新加坡更有70%的濕地已告消失。

濕地消失與人口密集的東亞地區頻繁的填海工程有直接關係,其中以黃海沿岸一帶主要遷徙中途站的情況尤其嚴重。人類為了短期的經濟回報而破壞東亞地區的濕地,加上在主要河道修建水壩、污染和狩獵等,令水鳥數目銳減的情況雪上加霜。

積極管理米埔生境
米埔自然保護區為這個嚴峻的局面帶來一點亮光。本會過去30年來一直管理這個佔內后海灣380公頃的自然保護區。保護區成為教育和研究中心,員工進行多項保育濕地和水鳥的項目。最重要的是,保護區為逾400個品種雀鳥提供暫時的棲息之所。今年一月米埔共錄得近40,000隻水鳥出沒。

世界自然基金會積極管理保護區內的多種生境,旨在維持及增加其生物多樣性,吸引更多水鳥在此棲息。本會採用多個方法,如修復和改善淡水塘及基圍生境、牧放水牛以控制雜草生長,以及監察淡水塘水質等等。本會和米埔管理委員會的努力獲得國際鳥盟(BirdLifeInternational)肯定,在2013年6月獲頒保育成就獎。

縱然米埔得到妥善管理,它只是遷徙水鳥其中一個中途站。柯祖毅表示:「無論我們如何積極在香港保護這些水鳥,若果牠們棲息的其他生境遭受破壞,種群的數目仍會下降。」

其他威脅
非法捕獵是雀鳥面臨的另一威脅。在中國及東南亞地區,人們捕捉雀鳥作食物或籠鳥買賣之用十分常見。獵人在雀鳥聚集的地方設置「霧網」,這些由尼龍織成、幾乎隱形的捕鳥網將雀鳥一網打盡。他們會取走較珍貴的雀鳥,網內的其他鳥類就置之不理,任其死去。

了解一隻白腰杓鷸被擒獲的故事:
2012年末,廣東省西南部雷州市附近的一個勺嘴鷸渡冬地,被460個霧網包圍,事件曝光後旋即引起全球關注。勺嘴鷸是極危物種,目前全球只剩不足500隻。其他受威脅或瀕危的雀鳥,如白腰杓鷸和黃胸等,最近亦發生因非法捕獵而死亡的事件。

要扭轉當前的形勢,我們需要立即採取積極行動。成功的話,雀鳥減少的趨勢便能被遏止,東亞—澳大拉西亞飛行航道可於不久的將來,恢復其生態價值及生物多樣性。

國際之間合力保護這些跨越國界的物種,實屬刻不容緩。本會於去年2月展開「東亞—澳大拉西亞飛行航道遷徙水鳥重點保育工作」項目,確定保育價值最高的物種和重要停棲地,制定保育方案,指導各國政府、保育人士、非政府環保組織及研究員採取應優先進行的保育行動,穩定飛行航道上重點遷徙水鳥的數量。

這個新開始固然令人鼓舞,但要扭轉局面,避免人類對東亞濕地及水鳥種群之傷害,我們需要採取更迅速的行動。最終人類只有透過改變習慣,才能拯救我們的「旅途夥伴」,改寫這些雀鳥的命運。
白腰杓鷸(攝於米埔)
© Neil Fifer Enlarge
儘管毗鄰急速發展的深圳,米埔自然保護區仍然為成千上萬遷徙水鳥提供臨時居所。
© Martin Harvey / WWF Enlar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