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鳥



發表日期 08 August 2013
柯祖毅
© WWF-Hong Kong
十年前,柯祖毅(John Allcock)由英國來港,為一間生態顧問公司工作。他於2012年3月加入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進行米埔自然保護區的幕後工作。整個團隊竭力維持和監察保護區運作,務求令這片濕地吸引最多的物種。柯祖毅對
雀鳥和大自然的鍾愛,令他矢志保護米埔及華南地區的物種。

大自然最吸引你的是甚麼?
一直以來,我都是一個鳥迷,尤其喜歡水鳥。雀鳥遷徒實在太有趣,一隻只有幾克重的小鳥,怎能每年橫越數千公里兩次,往地球另一端尋找繁殖或過冬的地方?

有人問我何時對大自然產生興趣,我通常這樣回答: 我小時候第一個說出口的詞語是「sparrow」(燕子),那時我正坐 看鄰家屋頂的雀鳥,比我學懂說「Mummy」(媽媽)或「Daddy」(爸爸)還要早!

我對其他物種也感興趣,亦喜歡研究工作。從事研究讓我知道周遭發生的事情,我希望將研究結果用於保護野生生物上。

我從沒有一刻想過從事與大自然無關的工作!

香港的自然環境最令你欣賞的是甚麼?
在香港,即使是一個離城市不遠的細小地方,也蘊藏豐富的生物多樣性。你甚至只需乘搭公共交通工具,便可以輕易到達極其豐饒的生境。

米埔是一個非常獨特的地方。即使來港已經十年,我至今仍無法想像在一個這麼貼近城市的地方,居然擁有一片生境如此豐富多元的濕地,支撐無數雀鳥和受威脅物種的生命。世上沒有別處可以讓你在大廈林立的深圳前,觀賞到像黑臉琵鷺這樣稀有的雀鳥!

最令你憂心的又是甚麼?
我最擔心的是香港的全面都市化,自然生境逐漸變成村屋和貨櫃場。有人會認為大自然只應劃分在公園或保護區內,卻沒想過人類與大自然可以和諧共存。

在WWF的工作中,最令你喜愛的是甚麼?
答案很簡單:我可以整天待在米埔!透過辦公室窗戶,我可以看見其中一個塘,即使坐在辦公桌前,我仍可以看見鴨子和其他雀鳥。

另一件令我非常高興的事,就是我們在米埔飼養的五隻水牛,牠們對於管理生境功不可沒。我愛探望牠們,因為牠們非常友善,好奇心又重,但如果你企圖移動牠們,牠們可會變得相當「硬頸」!

工作中遇上最難忘的事是甚麼?
我負責濱鳥足旗繫放項目,最開心的莫過於能在海外發現這些水鳥的行蹤。最令人興奮的經驗是在2012年,我們得悉一隻繫有本港足旗的金斑,在6,000公里以外、位處太平洋中心的馬紹爾群島被發現。*

你覺得米埔未來會變成怎樣?
我希望可以再次看到一些從前曾在米埔出現,但如今已消失無蹤的物種。我們估計目前面對最棘手的問題是有些池塘因淤泥沉積而變得乾涸,此外氣候變化為我們帶來的影響仍是未知之數。但我估計保護區在未來數十年發生的重大轉變,都會與應對氣候變化有關。
柯祖毅
© WWF-Hong Kong Enlar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