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罪行﹑過度捕撈-一個不為人知的海鮮故事 | WWF Hong Kong

毒品﹑罪行﹑過度捕撈-一個不為人知的海鮮故事



發表日期 18 April 2018
8 Dried abalone stored in a glass jar in Hong Kong
© Wilson-Lau

農曆新年大家都會聚首一堂,許多公司亦會舉辦公司宴會,並且大灑金錢食用一些較名貴的食材及海鮮,例如石斑和鮑魚。然而,根據農曆新年前發布的兩份研究顯示,石斑和鮑魚的來源國往往涉及非法活動。

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TRAFFIC)一項研究揭露,受南非乾鮑的貿易影響,野生南非鮑魚族群嚴重被非法捕撈。雖然這種鮑魚只在南非出現,但南非乾鮑卻常常被走私到其他非洲國家,以便再出口至其他地方。透過分析多國的貿易數據,可推測65%的南非乾鮑來自非法捕撈及走私。

 

全球約90%非洲乾鮑會進口香港,而且可以肯定全部也是南非乾鮑。這意味消費者在香港訂購南非乾鮑時,等同直接支持從非洲偷獵和走私的產品。非法偷獵和走私所得的南非鮑魚,又往往涉及有毒品交易的犯罪集團。毒品與偷獵密不可分,吸毒者透過非洲捕撈所得的鮑魚換取毒品,成為南非許多沿海捕魚社區面對的另一重大社會問題。因此,在香港常見的野生南非乾鮑,其實與不可持續漁業、非法活動及社會不穩定等問題息息相關。

 

另一份由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WWF)理事薛綺雯(Yvonne Sadovy)教授領導、有關可作食用的活珊瑚魚貿易情況的研究指出,全球每年的活珊瑚魚(包括許多石斑魚品種)交易總計約二萬至三萬公噸,價值超過10億美元。香港是這些活珊瑚魚的重要貿易和消費城市,龐大的食用需求為已被過度開發的自然資源帶來前所未有的壓力,有關消費亦可能與不法活動有關。這些活珊瑚魚從野外捕撈或養殖生產所得,主要從印尼及菲律賓出口至香港,當中大部分再轉口到中國,以迎合廣州、深圳、上海、北京及青島等地不斷增長的需求。

 

許多石斑魚成熟期晚,壽命長,有時甚至會聚集產卵,所以特別容易受到捕撈壓力影響。而市場的龐大需求正「鼓勵」不可持續漁業。不少石斑魚品種已被過度捕撈,如斑尾珊瑚石斑魚、香港石斑魚、迷彩石斑魚、虎斑石斑魚,已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列為「瀕危」或「近危」。蘇眉雖然並非石斑魚,但亦被過度捕撈,所以其貿易受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監管。儘管如此,早前一項研究揭示,相關法例的執行存在漏洞,令本港的非法蘇眉貿易猖獗。

 

縱使這兩份研究針對不同的海洋資源、國家和供應鏈,但兩者都有許多共同點。來源國及進口國的政府,均需認真改善漁業資源管理,並加強相關貿易的監管及執法。企業亦需採購更多可持續海鮮,而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消費者,也必須作出明智選擇。

如何做個明智又負責任的消費者?想了解應該選擇和避免甚麼?下載我們的 《海鮮選擇指引》手機應用程式了解更多吧!

 

下載《海鮮選擇指引》手機應用程式

 

Android https://play.google.com/store/apps/details?id=com.wwf.seafoodguide  

iOS https://itunes.apple.com/us/app/wwf-hk-seafood-guide-hai-xian/id943796544?l=zh&ls=1&mt=8

8 Dried abalone stored in a glass jar in Hong Kong
© Wilson-Lau Enlar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