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賽歷史 | WWF Hong Kong

比賽歷史



35年來觀鳥盛事

1984年,Bill Oddie和 David Tomlinson撰寫了一本名為《The Big Bird Race》的書籍,敍述一場為野生動物慈善團體籌款的觀鳥賽事。本會參考了其比賽方式和名稱,邀請香港觀鳥會對賽,為米埔自然保護區籌款,這便成為了第一屆的香港觀鳥大賽。

比賽自此成為一年一度的觀鳥者盛事,參加者不單年年遞增,近年更邀得台灣、韓國等亞洲地區的選手,成為地區性的重要比賽。多名政府官員也曾參與比賽,例如港英政府的Brian Wilson、Martin Roland及高永文醫生。

© WWF-Hong Kong


1984年第一屆香港觀鳥大賽的活動照。

© WWF-Hong Kong

為米埔籌款

香港觀鳥大賽與米埔自然保護區的誕生息息相關。1984年,政府把米埔20個基圍蝦池的牌照發予有關人士,牌照卻沒終止日期。本會每年以香港觀鳥大賽籌得的款項購買一個基圍,漸漸取得米埔的控制權,以全面管理整個濕地環境。直至90年代初政府介入,購買了所有基圍,並交予給本會管理保護區。自此,香港觀鳥大賽所籌得的善款繼續用作支持保護區的各個保育項目,例如興建及維修鳥屋、修葺基圍等等,致力保護米埔這片極具生態價值的地方,並把米埔發展成世界級的濕地保護區。

© WWF-Hong Kong



© WWF-Hong Kong

1980年代

80年代香港經濟發展蓬勃,郊野地區面臨發展的壓力。最初籌得的善款,用作向當地養魚戶購置蝦塘的管理和保育權,為鳥類保留有利的棲息環境。

1990年代中期

90年代保護區面臨最大的難題是 : 怎樣讓市民欣賞和體驗保護區的自然生態環境,而又不會打擾野生動物的生活?為推廣保育工作和提高市民對保育的關注,大賽把籌得的善款用作修葺保護區內的訪客設施,包括觀鳥屋和浮橋。感謝各方的支持,米埔在1995年被《拉姆薩爾公約》確定為「國際重要濕地」。

2000年代

自千禧年開始, 大部分善款均用於管理米埔自然保護區,以維持其國際重要濕地的價值。其餘部分則用於支持「亞洲水鳥保育基金」,以扶養東亞—澳大拉西亞飛行航道上的遷徙水鳥及保育其棲息地。這飛行航道從南部的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地區為起點,橫跨半個地球,直到阿拉斯加和俄羅斯北部泰米爾半島。

2010年代

近年的善款用於復修米埔自然保護區內的生境地,進一步保育棲息於該區內的水鳥及其他野生生物。有賴各方慷慨支持,於2011年冬季,保護區記錄到共332隻瀕危的黑臉琵鷺,創下保護區的歷史新高。

2012年籌得的善款用於第二期黑臉琵鷺生境地修復工程、購買挖掘機、改善遷徙水鳥的棲息地、淡水塘的水質和維持基圍生態系統的完整性。

2014年,我們把所籌得的款項用於改善基圍#19的工程。我們先把基圍分成兩部分—近后海灣部分和近陸地部分,以把近陸地部分打造成淡水棲息地。

2015年,我們把籌得的款項分別用於重建南面觀鳥浮屋、購買物資以控制蔓延的植被、以及興建在基圍 #19的避雨亭。

2016年,籌集的全部款項皆用於為米埔基圍#8b的蘆葦叢清淤。蘆葦叢具有一定的區域重要性,支持超過400種無脊椎動物和一些受全球保育所關注的雀鳥品種,包括黑斑蝗鶯。

2017年,籌集的全部款項用於復修最受水鳥和觀鳥者歡迎的基圍#16/17的生態。工程包括移除植被以恢復淺水開闊水面的生境及為河道的其中一邊清淤,加強水的流動和阻止挺水植物(特別是蘆葦)的入侵。

2018年,我們把籌得的款項用於改善基圍#3/4的疏浚工程,以及支持大濱鷸的工作。

2019年,我們計劃把籌得的款項用於重新規劃米埔基圍#8的池塘地板和島嶼,當中包括1) 重新規劃三層觀鳥屋前方的主要參觀熱點─米埔基圍#8a的島嶼 2) 通過降低池塘地板來將一部分乾蘆葦叢轉化成濕蘆葦叢,以增加生物多樣性(研究顯示濕蘆葦叢比乾蘆葦擁有更高的生物多樣性)。

WWF慈善活動


  • 香港觀鳥大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