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式餐飲業界怎樣看環保海鮮? | WWF Hong Kong

中式餐飲業界怎樣看環保海鮮?

發表日期
08 August 2018


傳統中菜常用的海鮮產品,經常牽涉各種可持續性和法律問題,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WWF)因此舉辦「中式餐飲業海鮮採購研討會-大勢所趨的可持續發展」,更邀請了80位來自酒店業、零售業、批發業、會所及政府的人士參與,討論中式餐飲業使用海鮮的去向。
 
「一旦海洋資源枯竭,香港傳統飲食文化,會變成怎樣?」WWF經理(可持續發展-海洋)杜偉倫博士先邀請參加者想像,然後建議相關部門加強合作,建立互惠互利的解決方案,令過度捕撈和法律問題的處理得以舒緩。
 
研討會以乾貨海味切入,包括魚翅及南非乾鮑。WWF高級項目主任(可持續發展-海洋)曾翠芝小姐指出,鯊魚是海洋的頂級捕食者,假如牠們從食物鏈中消失,負面後果無遠弗屆,除有機會導致其他物種數量下降,嚴重的話甚至令生態系統崩潰。由於華人對魚翅的需求,目前約四分一的鯊魚和相關物種正受過度捕撈及滅絕的威脅,其中12種鯊魚已被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附錄二之中,即是說,任何人士必須有許可證,方可以這些物種及其產品進行國際貿易。然而,市場上非法採購或交易的魚翅仍十分常見。她鼓勵中式餐飲業多選用環保海鮮,避免提供各類非法產品。
 
魚翅很多時都與南非鮑魚同枱出現,兩者均被認爲是中菜不可或缺的佳肴。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做過有關產品貿易和漁業相關的分析,東亞區項目主任劉于淳先生在會上分享了調查結果:南非鮑魚的非法捕撈和毒品交易原來互相扣連。另外據估計,2015年世界市場上銷售的南非鮑魚,只有三成多屬於合法交易,而超過九成的南非乾鮑的出口地點正是香港。
 
香港的市場調查發現,雖然大部分海鮮乾貨交易商都知道非法捕撈及非法貿易的問題,但仍有兩個主要漏洞,令非法問題難以消除。第一,鮑魚貿易幾乎沒有監管機制,也沒有法律禁止南非的鮑魚在當地銷售。此外,當非法捕撈的鮑魚抵達香港,很難再追究黑市的責任,令它們輕易在海關過程中「漂白」,充當成合法的鮑魚產品,在普通的場合交易。
 
著名海鮮乾貨貿易商海生行總經理蘇啟國先生亦證實,零售及批發商要確認乾鮑魚是否合法,實在不易。另外,非法捕撈的產品通常在惡劣條件下曬乾,因此質素較差。劉于淳先生建議南非應跟香港政府和其他進口國合作,將南非鮑魚納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附錄二或三,令南非鮑魚必須被有許可證的確認之下才可進行國際貿易。
 
石斑和蘇眉等珊瑚魚,亦是傳統中菜宴會的常用食材。香港大學生物科學學院及太古海洋科學研究所薛綺雯教授指出,香港是全球珊瑚魚貿易的中心,其巨大需求令東南亞多個發展中國家的珊瑚魚貿易區域,自20世紀70年代開始迅速膨脹。而香港的進口珊瑚魚大多沒有向政府部門申報,部份產品更是非法貿易而來。教授建議,政府應更有效地監管香港註冊漁船的進口與轉口活魚,來解決法律漏洞的問題,如蓄意誤報。
 
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的統計,每年香港的人均海鮮消費量高達約70公斤!遠遠超過全球平均只有20公斤的水平,由此可見,香港人的海鮮選擇對世界海洋有着舉足輕重的影響。BLOOM Association Hong Kong海洋保育總監佘國豪先生向參加者介紹了MSC和ASC等市場上與環保海鮮相關的生態標籤。持份者可以通過提供和消費環保海鮮,來支持可持續的海洋。此外,WWF亦製作了一份清單,列出提供環保海鮮的餐廳。
 
多位中式餐飲業的市場領導,包括香港君悅酒店行政中餐總主廚李樹添師傅;香港海鮮聯合總會主席李彩華先生;亞洲水產養殖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郭志一先生,連同WWF高級項目主任(可持續發展-海洋)陳悅珊小姐及其餘講者,帶領參加者討論中式餐飲業引入環保海鮮的原因及方法。儘管漁業的可持續性是一個極具挑戰性的問題,但中式餐飲業的參與者已表示關注,正逐步解決上述提及的問題。
 
是次研討會為中式餐飲業邁向可持續作了一個好開始。如果沒有所有持份者,包括酒店,中式酒樓,西餐廳,零售商和供應商的努力及互相支持,現今情況實難改變。政府的行動也很重要,令海洋及中式餐飲業邁向可持續的同時,香港傳統飲食文化又得以傳承予下一代。讓我們一起攜手,共創人類與海洋和諧共存的未來。